十柒

【杰佣】瘾(9)

part 9

这世上,真的还会有另一个如此特别的人么?
 
自从意识到受邀加入的是一场骗局,自己就一直在寻找着那个幕后的操控者,尽管在这里认识的人各个都有着自己的心思,却从未有过一个人能够掀起能让庄园主有所动辄的波澜。

除了这个在自己来到这个庄园之初,仅有过一次交锋之缘的男人。

那双血红色的瞳孔像是阿特洛波斯的魔爪一般摄住了他的心神,那里面的神采不仅仅只有对待猎物时的轻蔑和兴奋,只有同他经历过一次搏命厮杀,才能有幸看到那清明的眼眸深处流淌的伤痛与寂凉。而那刺客的坚韧、隐忍与疯狂则更是让那隐秘的情绪在他消失后的段日子里持续发酵。

两个月后,他或许还是会选择去刺|杀庄园主永绝后患,但如果这两个月他能让刺客待在自己眼皮底下,为己所用,必然会是求生阵营的一大助力,而对于另一方也将形成更大的威胁,何乐而不为呢。

杰克凑近睡梦中的刺客,把头埋在萨贝达颈间厮磨着,血腥的味道在医疗清理后淡了不少。杰克非常熟悉这种味道,也熟悉这种想要贴近、占有这人的冲动,熟悉到甚至会有时难以分辨,这是身体的本能,还是他内心所愿。
 
杰克的唇慢慢覆上了男人的后颈,犬齿在冰凉的皮肤上来回摩挲。要害被刺激令萨贝达的身体本能地绷紧,本能地往身边最温暖的地方缩去。杰克望着下意识往自己怀里钻的人,嘴角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
 
“我可能说不出让你留下的理由.......但待在我身边,我可以为你付出我的一切。”
 
杰克在萨贝达额上落下一个轻吻,不再留恋地起身走出房间。

门外,一直守候着的乌鸦已经飞离。杰克脚步一顿,转而走至大厅。数名老朋友已在厅中等候,杰克坐下后望着座下众人,淡淡道:“今晚,菲欧娜你就开始准备那扇门之钥吧。奈尔,你的忘忧香和特雷西的傀儡配合好。所有事项按应有的流程准备,一样都不要少。现在还不清楚‘规则’是否恢复了,你们准备好了就封锁好消息。”
 
“杰克,”座下一人问道,“你一直有意隐藏这次行动,这次回来后,是否准备...”
 
杰克手指一下一下敲打着扶手,沉默片刻之后开口道:“等他醒了,按他的意思办吧。他想要什么想干什么,除了离开这里外,一应依他。但记住,就算拖着那样的身体他也不会是一只家猫。”
 
“明白。”众人齐声应道。

-------------------------

从萨贝达醒来到他接受自己处境,不过用了半天的时间。这天剩下的时间里,他便开始光明正大地行使起了自己的权利:从杰克的房间里搬了出来,拿回自己的武器,自己在庄园内行动不需要任何人跟随。他自然知道杰克有的是办法监视自己,也不打算隐瞒,大大方方地画起求生者领域里庄园内部的地图。
 
然而即便现在萨贝达已不住在杰克的房间,到了晚上,杰克还是会来到他的床边,将他揽在自己的怀抱中,对抗他体内从未停息过的寒意。杰克某日问起这寒意何时才会停住,萨贝达的瞳孔猛缩了一瞬,随后答道,“等到取出了我肚子里的这个‘玩意’,大概就好了吧。”缓慢而冰冷的声音像是一把凝着寒霜的匕首,随意的语气反而让人脊背发凉。
 
杰克听完没做任何反应,不一会萨贝达便闭着眼睛靠在杰克的怀中睡了过去。虽然有心排斥,但这么长时间下来,他每晚在杰克的怀中睡得越发安稳。体内的寒意昼夜不停浸没着四肢百骸,唯有在杰克怀中,被那修长的双臂揽进温暖怀抱时,寒意才有所收敛。
 
萨贝达心中某种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已经达到了顶峰,但这番下来,杰克却也给了他最需要的东西。两月之期将至,萨贝达也把庄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摸了个透,图纸也叠起了一小摞,杰克有次无意睹见,竟是比弗雷迪手中的图纸还要详尽几分。
 
这天,杰克一早便和其他人出了庄园。杰克离开不过半个时辰不到,萨贝达就被体内那彻骨冷意激醒了。
 
被子盖了厚厚的两层,都被杰克临走前仔细地裹在了自己身上,里面还放着一个装有火焰精灵的瓶子。萨贝达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把那瓶子握在手中注视了一阵,放在了一边,低着头很好地掩饰住了眼中的情绪。
 
时间尚早,萨贝达穿戴洗漱完便坐在大厅里和众人一道领了早餐,自己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了下来。
 
图纸已经全部绘完,今天要做的,便是把那一小摞图纸完完全全地印在脑中,然后将图纸全部销毁。
 
萨贝达慢慢咀嚼着嘴中的食物,一边暗地里四下打量着。暗中监视自己的看似只有两人,然而这二人不过是个幌子,就是为了让他自以为已经辨识出监视者从而放松警惕,真正注视着自己的眼睛,都藏在墙角房梁的暗影里。
 
用过餐,又咽下一碗据说是杰克专门为自己准备的东西,萨贝达起身回到房中,在桌前坐下,拿起一张图纸一寸寸审读了起来,读完一张便撕碎了堆在一旁。桌上的图纸越读越薄,又过了一阵,萨贝达刚准备拿起下一张图纸,却听见房门被敲了两下,接着便被从外面推开了。
 
萨贝达站起身,只见杰克进门环视了一圈,见他坐在桌前便往自己走来。萨贝达往劫身上扫了眼,淡淡开口道:“你受伤了。”

tbc.

越写越多,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了(豹哭

ps:总觉得自己的热度好奇怪,是我更新得太慢还是质量下降了...求评论告诉我,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 ;´Д`)

pps:不过嘛,不管什么原因,按照我的习性,嗯,你们懂得,下次更新应该会是车(ntm

是啊,现实中什么都可能在驱使着你,唯独不能是自己

ps:刚刚活过来,更新预警(´・ω・`)

【杰佣】瘾(8)


part 8
 
在这个雨季末尾的一个傍晚,阳光忽然穿透了笼罩在庄园上空的阴云,照进了这个阴冷的房间。 太阳的光芒红得有些像沸腾的血,橘红的光刃从四周的窗口刺进来,停滞在空旷的房间内,将黑色的阴影分割成无数块。 
 
萨贝达缓缓睁开了眼,好一会儿后红色的眸子中才聚焦成一个并不明亮的光点。长期的囚禁凌虐让他的身体虚弱。他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脚步有些虚浮的走向窗边。阳光照射在他布满伤痕的身体上,很痛,冲进意识里的是喉咙被灼烧般的剧痛,这种痛楚很快蔓延到了全身。每一寸的血肉似乎都在焚烧枯萎。
 
恍惚中,他再次听到了亡灵们窃窃私语的声音。这些神秘诡异的声音如坍塌的建筑般碾压着他的神经。眼前的一切似乎与曾经那个可怕的战火之夜重合在了一起。萨贝达的面容因痛苦而扭曲,指尖夹紧了偶然在床缝间找到的刀刃。在混乱和不安中,他回过头看到了那个轻浮的魔鬼。
 
目光相触,萨贝达意识到,男人对自己身体施加的禁锢有所松懈。
 
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积攒了一个月的力量从那具瘦削的身体里爆发出来,一道银色的闪光直直地穿过了那道黑色阴影,落地后萨贝达感受到全身骨骼传来的剧痛,现在?呵,太晚了。
 
庄园主低下头,看见了穿透自己胸腹的银亮刀刃。 “你……”男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只是坦然的笑了笑。他早该知道对方一直在暗暗积蓄着力量,只是没想到自己亲手改造的轻型骨骼在这种时候给了他最需要的速度。 血淅淅沥沥的滴落在陈旧的地板上,却弥散不出生命的热度。他垂下头,身体在倒地前便变成黑色的灰烬,纷纷飘散。 
 
“可悲的监视者,肮脏的灵魂。谁也不比谁干净多少。”刺客的声音清冷而沙哑。恍若黑夜中飘洒的寒雨。洞穿实物的感觉消失,萨贝达才缓缓放下紧握刀刃的手,厌恶的看了一眼这具正在湮灭的尸体,漂亮的恶魔冷笑着转身,桀骜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火焰般的太阳余晖中。
 
走出那冰冷的牢笼,他的身体晃了两晃,终于倒了下去,脑中一直回响着那个恶魔临死前阴魂不散的声音:

什么也无法开始,什么也不曾结束。 这个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死之子宫,孕育出灾难的城池。没有义人也没有圣堂之门。 在最后的审判前,错误总是在不断的重复。 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将再次建起城镇。罪恶的血脉将由你继续延续下去。

直到肉体与精神达到了极限,噪音才有所收敛,从那个雨夜开始直到现在那双冷傲的、不屑的, 带着深深寂寞的眼睛才疲惫地合上。 
 
------------------------------------
 
“这么说,你是准备主动去找那个监管者了,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玛尔塔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纪律严明的军队中锻炼出来的气势迫人,然而坐在她对面的那人却不以为意,语气沉静:“既然他那里有我想了解的东西,我又为何要一直等着?况且他的消失也是在那一次对决之后,我不认为这只是巧合。”
 
玛尔塔刚准备开口,公寓大厅的大门忽然开了,特雷西踉踉跄跄地跑过来,“大家快来看啊,有人在大门前留下一个铁箱,上面还粘着一块绸缎。”
 
“铁箱?”杰克眉头一皱,这并不是属于求生者们的道具,现在也不是夜莺小姐拜访的时间点。
 
难道是监管者那边的东西?
 
小特操控着傀儡去搬运箱子。玛尔塔神情严肃地叮嘱:“一会大家都小心点,先看看绸缎上写的什么,没有确认安全前先不要碰箱子。”
 
不久,一个半人高的铁皮箱被人抬了进来,放在了众人面前。那铁皮箱上锈迹斑斑,却似乎十分厚重。特雷西伸手敲了敲,没听到任何回响,却发现这铁皮表面的温度异常的低,隐约似乎冒着寒气。
 
铁箱上附着一块星纹丝绸,上面写着:请求你们,救救萨贝达。他刚刚‘杀死’了庄园主,身负重伤,这里的一切都是阴谋。在他‘醒来’前,我们没有时间医治萨贝达,所以我恳请特雷西和艾米丽救救他。
 
毕竟,
 
他曾经与你们一样。
 
白色的蛛丝交织成字粘连在上面,字迹扭曲潦草,最后两句的间隔很远,看得出来在写的时候犹豫了很久。
 
忽然,箱子从里面动了动,杰克立刻起身抽出手杖将箱子上虚挂着的锁链打掉。一声巨响,铁箱顶部的盖子连带着里面的东西一起翻了出来,只见萨贝达瘦小的身体连带着几大块厚实的冰块从箱内摔了出来。冰块砸在地上碎成了大片的冰屑,被他压在了身下。
 
玛尔塔看清那人后冷哼一声,“果然是他,现在连监管者们都没法收容的人,就这样丢给我们么?”
 
萨贝达双手试图撑住地面,然而身体已经被贴身的冰块冻得僵硬不堪。暴露在空气中不过这一会儿,浓郁的血腥味已经不受控制地散发出来,这让房间内的所有人身体一僵,他们意识到了箱子里装这么多的冰的用途,但无法想象眼前的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需要一场手术......”萨贝达盯着被自己手臂遮盖的腹部,靠冰块的温度强行保持清醒的神志再次因为伤口的疼痛与病症的发作迷离了起来,连带着猩红色的血瞳都带上一丝若有若无的诱惑。
 
玛尔塔皱起了眉头:“怎么,任务失败了被驱逐出境了?还是庄园主黔驴技穷了,连让你来做卧底这种招都使得出来?”
 
“那混蛋......我......刚刚‘杀死’了他......”萨贝达努力活动着身体,慢慢地找回知觉,“我......不会伤害...你们,我只是...想除掉.......这个...孽种。”
 
玛尔塔眼中的敌意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散去了许多,上前两步主动俯下身,帮萨贝达活动着僵直的肢体。然而,还不等她回应,另一个的声音忽地插进了他们的对话之中。
 
“你...的身体承受得住?”
 
萨贝达虚弱地抬头望去,一双蓝灰色的眸子正在神情复杂地打量着自己。
 
直棱的贴身西装勾勒出他流畅的肌肉线条,欣长的身形让萨贝达的身体几乎完全笼罩在他的影子之中,面具遮去了他的容貌,只露出一双沉静的蓝灰色双瞳,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
 
这便是再次失去意识前的影相。
 
萨贝达不是第一次在陌生的地方昏过去,这一次却是最难熬的一次。身体内仿佛有种热流顺着血管在浑身上下乱窜不止,仿佛火烧般的难受,这股热流很快又逐渐降温,最后冷得寒彻骨髓,慢慢蔓延至全身上下,一点点地渗透骨骸之中。
 
迷朦之间某种火热的东西覆上了自己的身体,萨贝达本能地就贴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体内的寒意依旧没有褪去,却比方才好上了不少。萨贝达打着寒噤睁开眼,却见着一张俊朗至极的面孔正对着他,自己则八爪鱼一般手脚并用地缠在那人身上。
 
“杰克......”
 
看清来人后萨贝达并未选择松开,虽然他也疑虑为何杰克会出现在他的床上,但体内难以忍受的寒意还是让他丝毫不想离开怀中热源。
 
“你的身体太过依赖药物,手术要求身体足够健康才能安全进行,忍几天。”
 
萨贝达把头埋在杰克颈间没有说话,此时他只想好好休息。庄园主得到了他所想要的,所以无论他现在身体状况有多差,只要能处理掉这个孽源,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身体的不适加上心理的疲惫让萨贝达很快就睡了过去,然而他睡得并不安稳,眉峰紧锁,身体时不时难耐地小幅度翻动几下,发出几声混糊不清的低喃。杰克由着萨贝达在自己怀里无意识地折腾着,直到许久之后,萨贝达的呼吸终于渐趋平稳,杰克这才将萨贝达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拉了下来。他刚和怀里的人拉开一点距离准备起身,萨贝达又靠了过来,方才在自己怀中刚暖了一点的身体不过这一下又变得冰凉。他感受着刺客皮肤上传来的寒意,低头看了一眼,那人脸上又开始浮现刚刚那种紧张挣扎而又茫然的表情,像是落入大海之中的流浪者,抱着最后一块浮木顺着海浪逐波漂流,面对海中的穷凶恶兽,一边拼劲一切留住最后一分幸存的希望,一边在绝望中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杰克的动作顿了顿,贴上自己的人身上泛着凉凉寒意。他低下头望着那人,眼中情绪不定。
 
tbc.

【黄佣】Drowning

这几天生病高烧,意识不清的产物,5000+的车,慎入。

⚠️混乱邪恶

⚠️R18、PWP

⚠️各种play

⚠️双性

石墨:https://shimo.im/docs/7akR8VPZwgg5gkH3/

图链:(1)https://shimo.im/docs/fFC2blVlSF4WpCFl/

(2)https://shimo.im/docs/Ym0TXadIHZ4yVToZ/

手机党走评论

【unravel】长评(表白bushi

同时表白两位太太

一位是作者太太@秦街 

一位是给作者写长评的太太@Chrysoberyl 

在unravel一文中所刻画的人物有能让人为其折服的气质,笔触细腻而不繁杂,剧情虽跌宕起伏却又都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太太的这篇长篇是我唯一想追却又有些畏惧的文,因为奈布在这里已然‘活’了,他的性格特征鲜明到耀眼,他时刻牵动着你的心而你却预测不了他的未来;他身处深渊之壑,游走于刀尖之上,只有现在,没有未来。他的一身傲骨容不得他人的揣测,像一把尖刀破开命运的摆布。无论何种境况他都像钻石一样闪耀,只会在众人永远无法参透他的目光中转身离去,留一世潇洒。

初读这篇文时,我是从第二十多章开始的,然而这并不会影响你的阅读体验,萨贝达就如同太太的人物简介中所描述的那样,每一天都是乱世巨星,每一篇文章都让他演绎成为一颗闪耀的明星,而当所有文章聚为一体时,便成为了璀璨的星河。只要一次就会让人难以抗拒,至少我自己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同时感谢另一位太太的长评,看到这样优秀的作品会有这样优秀读者的理解,简直不能更开心。如果说秦街太太的文章像是在灰暗世界中一道耀眼的阳光,那么这位太太的长评就像是迎着这道光而生长的那一株生机。长评道出了几乎所有读者的心声,可惜我想不出除了红心推荐之外更好的推荐方法了,仅以此来表达对两位太太的文字的仰慕与尊敬。

【杰佣】瘾(7)

拖了好久好惭愧,之前真的好忙,硬硬硬(´;ω;‘)

本章全程走链接,评论里我也会补der

含庄佣惩罚r18,有流血,很疼,注意避雷

微博https://m.weibo.cn/3884326711/4263080895087612

石墨https://shimo.im/docs/B2fLyGMmbvkHLFlL

图链https://shimo.im/docs/SPMbaEVJnzUGk9Wz

【杰佣】瘾(6)

求生者监管者转换pa

私设/避雷 双性 性瘾症 身体改造

打戏写得好爽,这章会比较血腥,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慎点哦。最近快期末惹,要暂停码字了果咩,发出不想挂科的声音(;´Д`

等我考完我会炖肉肉补偿der∠(ᐛ」∠)_(大概x

part 6

不出所料,距离淘汰掉魔术师还有一大半的时间,奈布又感知到了有人靠近,不慌不忙地绕着废墟周围巡视,靠着耳鸣的侦测范围进一步挤压他们的救援路线。他瞥见了一串脚印,但那踪迹的方向并不是去往魔术师那里的。

这么无聊的手段都用上了?他顺势跟上去,仅花了不到十秒的时间,就一枪爆掉了那个傀儡的头。萨贝达一边擦着刀一边看向雷达,紧贴着废墟附近的爆点让他愣了一下——负伤的玛尔塔根本没有走远,用翻出的遥控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虽然时间很短,但足够救下瑟维了。

啧,真是难缠。他迅速翻窗折反,赶到的时候正巧看到杰克正在扯开捆绑在魔术师身上的荆棘,奈布毫不犹豫地开出一枪,杰克瞥见监管者的红光,立即中断手里的动作,抽出手杖,“锵”的一声,子弹被材质特殊的手杖弹回,奈布被眩晕在原地无法动弹,身上的旧伤被牵动让他更加痛苦。

等他恢复清醒,面前只剩下了两道凌乱的足迹,嗅了嗅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还有不到三台密码机的时间,奈布透视着颤动的天线,传送的红光笼罩下来,来救人吧,小鬼,看看在我创造出‘二人世界’前,你们能不能逃出去。

队友受伤倒地的声音与丧钟敲响的警报回响在空中。一直奔波于解救队友的杰克听见声响时并未多想,在庄园里这种声音早习以为常。但这次不断响起的却是同一人的声音,还是从不同的方位传来,图标显示着倒地与被牵起的状态不断切换。杰克放弃手中破译了大半的密码机,向着声源走去。

两个队友已经被淘汰,那个佣兵还在进行着他最后的清扫。看到杰克的到来,奈布手上牵起绳子的动作一顿,随即收回了手。杰克看了一眼倒地的队友,流血的状态已经快要达到上限,也就是说只要奈布想,他早就死上上百回了。

“有意思。”
 
监管者踢开跪倒在脚边的人,抬头仔细地审视了杰克一番,目光锐利而带着一丝玩味:“闹得整个庄园鸡犬不宁的人,居然是个小白脸。”
 
杰克拍了拍手套上沾染的灰尘,握紧手中的手杖,直指向对面的监管者,语气轻佻,“是吗,我也没料到庄园里居然会有监管者是未成年呢。”

“找死。”

“!”子弹擦着脸侧嵌进身后的墙壁,几滴血顺着下巴滴落。

怪物。杰克喘息着后撤几步,他的手心里全是冷汗。这个拔枪速度,如果刚刚在挑衅的时候有一丝走神,自己现在大概已经该负伤逃离了。

这个监管者和之前的那个有着本质的区别。

豆粒大的雨点从空中倾盆而下,让他没法看清那人的面庞和表情,只能感觉到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危险的气息,尸山血海中铸就的气场在无形中施压。
 
“怎么,所有碍事的人都被我处理掉了,难道你的救人游戏还没玩够?”
 
杰克偏过头没有说话,额前被汗水濡湿的刘海在眼前打下一片阴影。奈布眯起了眼睛,走近杰克身边,带着几分戏谑道:“既然没玩够,我陪你玩玩,如何?”
 
杰克眼皮一跳,还没等他回过神,奈布手中就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军刀,着向杰克斩去。
 
杰克的反应自然不会慢,手中的手杖抬起冲着监管者面门一刺,逼得萨贝达架起刀身挡下这力道十足的一击,接着拉开距离,抬腿在墙上一蹬借力扑来又是一刀,这一下更是来势凶猛。
 
奈布双眼微眯,左手将大腿枪套中的柯尔特抽出,两发子弹与刀刃前后交错着向杰克袭去。换做平时单一的进攻,只需架起手杖,靠着技能的弹反就能轻松应对。然而此时的特殊情况,应对起来难免掣肘。杰克抬手用手杖接下那枚子弹,腰部发力一个转身,直接将手中的手杖掷了出去,在空中击落了另一枚,接着双手猛地在身前一合,间不容发之际接下了那一刀。

鲜血从夹着利刃的双掌间流下,双臂猛地发力,将因手杖弹回的冲击而眩晕的奈布掼倒在地。

通过之前与玛尔塔的交流杰克得知了这次监管者有些问题,所以他没有丝毫的松懈,迅速拾起地上的手杖,分离了手柄与剑鞘,反射着寒光的剑杖最后势大力沉的一道以破竹之势向萨贝达刺去,在利刃几乎就要舔上脖颈的时候,奈布猛地睁眼,将柯尔特横在身前,一剑正中枪身,一声爆鸣响起,奈布手中的武器应声而碎,偏离轨道的剑刃从侧面擦过了奈布的脸,在与杰克几乎相同的位置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奈布突然暴怒起来,右手中仅剩的弯刀在半空中向对方咽喉划去,杰克迅速起身,锋刃的弧光从空中的残影中扫过。奈布脚下一踏借力一个前翻,在半空中接下了杰克刺来的一剑。二人目光交接,奈布落地反手一刀向杰克斩去,被剑杖接下,杰克反转剑花,接着就是一记劈刺袭来。

雨下的愈发猛烈,二人的身影逐渐模糊在雨幕之中,交锋却愈发密集而凶狠,利刃不时在空中交接爆出几道金鸣之声。最终,二人身影同时出现在空地正中。奈布的军刀横在杰克喉前,自己则被杰克用剑杖抵在了腰后。

杰克的嘴角多出了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奈布则眯着眼睛注视杰克许久,最终率先收回了武器,杰克随后放下手杖。然而不到一秒,二人又同时出手,军刀与剑杖交接擦出一道火光,似乎将两人一红一蓝的眸子同时点亮。这一次,二人都没有停手,刀刃没入了杰克的左侧胸腔,停在距离心脏不到一厘米处再无法动弹,剑杖刺进了奈布的右边肩部。

剧痛顺着肩膀刺进大脑,全身都在抑制不住地颤抖,但此刻的奈布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任凭锋利的剑刃刺穿肩部,依旧脚步不停地向前逼去,只想让他的刀刃舔上杰克的心脏。

杰克看着他眼前的人的眼神变得空洞而疯狂,毫不犹豫地旋转剑刃,韧带与筋脉被割断的声音在雨声中都分外明显。

两人体力耗尽同时倒在地上,此时的雨水已经积到淹没了他们的半个身体,军工厂积满灰尘的地面被鲜血和泥沙染成了红黄色。奈布已经完全昏迷过去,改造后的身体骨骼轻巧,让他能够自如地翻墙跨板,但同时弊端也非常明显,他的抗击打能力很差,药效已经过去,反馈回来的痛苦将是双倍的。而杰克整个人也半跪在污泥与血水之中狼狈不堪,但半睁的蓝灰色眸子还算清醒。

杰克很少考虑关于死亡的事,他太忙,忙于为生存奔波,忙于从不停息杀戮的监管者手下救出队友。无论那些监管者使出什么样的技能,最终被淘汰掉的都不是他杰克。他习惯于拼劲全力争取生存的可能,而不是花费精力思考死亡的可能。
 
而现在,他依旧不想放弃。

嘈杂的雨声逐渐转小,风中夹杂着地窖的阴凉,杰克用手杖支撑着身体缓缓地挪动着,肺部的创口让他呼吸困难。

站在地窖前,他回望了一眼那个监管者,奈布仰躺在地面上,手杖上的一朵玫瑰还掉在了他身上,破损严重的披风舒展开来,血染红了身下的地面。那人苍白的面颊也溅上了几缕血迹,衬得那即使昏迷也依旧神情冷漠的脸庞多了几分妖异之感。

看起来像是一支残破的鲜血之花。杰克想着,随后便走进了地窖。

比赛结束

一人逃脱

tbc.

夫妻档一般的任务配置!

最喜欢也是最常用的两个角色!

速度型选手爆肝!

(づ ̄ 3 ̄)づ 我永远喜欢皮皮佣&爪爪杰.jpg

【黄佣/杰佣】Infect

真的太感谢各位小可爱的喜欢啦,800fo福利!


端午节请大家吃肉粽子∠(ᐛ」∠)_


*R18G预警 触手 产卵 寄生

梗概&私设:关于奈布新皮的一些妄想,一开始不是蓝色的皮肤,身上也没有眼球和异纹。

处于混沌之中还没生成完整身体与独立意识的哈斯塔与误入其中的狼佣兵发生的一些不可描述,主黄佣副杰佣。

正文:

这片废墟有边境么?自从在游戏中由于使用护腕产生的bug而来到这个未知的地方已经大概有三天了,这里四周一片混沌没有日夜交替,只能凭身体的生理反应来估算时间。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奈布在破碎的小道上蹒跚前行,这里的构造与红教堂的废墟有几分相似,可完全给不了他熟悉的感觉。每当他看到那些在街边碎石里蠕动的长着眼睛的粘稠液体,和混杂在其中的被啃食的人体残渣,总会忍不住干呕。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尽管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食也没有喝到干净的水了,如今生与死的界限已经模糊不清,他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垂死挣扎。

他抬头仰望那一片浑浊的紫黑色,翻涌的流体仿佛有生命一般也在注视着他,如果下一秒有一颗眼球从里面冒出来他也不会觉得奇怪。然而在这个扭曲的空间还会出现什么,是他无法想象到的。

奈布最终坚持到了大概第五天的早晨,类似极光的光芒在头顶的混沌中洒落下来,触手们找上了他。

剩下都是车

石墨

https://shimo.im/docs/0rzk1zZInucq0in6 

图链

https://shimo.im/docs/6iMaB9cKmi4R1xfQ 

https://shimo.im/docs/MRb8BDNjslkeNWtu 


微博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52410632644885


打不开的和手机党走评论(๑•̀ㅂ•́)و✧